<td id="2835194670"><tr id="49216"><hr id="3647819205"><figcaption id="VYHSCRJMT"><menu id="kaojywxv"></menu></figcaption></hr></tr></t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1章 爱好
        莫有为亲自给土地去了一通电话说明,邀请对方来钱庄喝茶。土地虽然属于末流的小神,但是最大的本事就在于管辖内的四处包打听。

         正因为如此,莫有为才会叫他过来喝茶,从而好收集有价值的信息,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他叫林若曦在钱庄前庭内摆下了一套功夫茶具。至于如何泡功夫茶,自己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他趁着土地没有来的间隙,利用手机上网看了一遍这方面的相关视频。

         土地没有婉拒,欣然接受了他的邀请。自己在出门前,还洗了澡,换过了一身干净的新衣服。以他对莫有为的了解,必然不会只是喝茶那么简单。这其中必然有事情相谈。

         在土地进钱庄大门之后,两人简单的寒暄完毕,是才对坐在了前庭内。莫有为一面现学现卖,另一面好似云淡风轻道:“村长换届选举将近,不知道你有意思参选没有?”

         土地顿时就精神头上来了。自己听得很明白,莫有为这是有意让他出任下一届的村长。在过去,他不是不想当村长,而是不能够。谁让自己斗不过现在的村长呢?

         现如今,谁当这里的村长,可就得由莫有为说了算。对方才是这里真正的老大。至于当上村长的好处,自然不言而喻。

         “若是庄主真看得起我,当仁不让了。”土地豁然站了起身就表决心道。

         莫有为当然不会随口一说,而是想要换上一个听话的出任这里的村长。钱庄内拂晓那一战,现在的村长可没有签下卖身契,而是和蛤蟆精一样都是宁可花五百万元,也要自由身。

         通过这一个小事情就让莫有为看清楚了对方心中不服自己。既然如此,那么他理所当然就要换掉对方,继而让服气个人的土地取而代之。

         “坐下说话。我以前就说过,我们是邻居,是朋友,合则两利,而分则两害。现在,你应该相信我不是空口白牙的说假话了吧!”莫有为笑了笑道。

         土地连续应了好几个“是”字之后,徐徐坐下道:“庄主对我的好,我是不会忘记的。若是你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

         莫有为瞧见时机成熟,慢条斯理道“你对夜游神,日游神,县判官,县城隍可有所了解?”

         土地当然不能说自己“不知道”或者“不清楚”,毕竟根本就糊弄不了莫有为。自己可不想就此变成茶无好茶,就没意思了。再说,他下一届村上能不能当得上,还得完完全全地仰赖对方对自己的支持。

         何况土地又不是没有眼力价,对方如此高规格招待自己,肯定事出有因。他心思一动,很自然就想到了莫有为是不是想要巴结他们,致使好让自己充当双方认识的中间桥梁什么的。

         “县城隍等属于鬼仙,隶属于地府任命。我神职虽然不入流,但是也好歹隶属于天庭任命。我们是两个不同的系统。

         我H县城隍之间即便没有什么直接交往,也还是多多少少有所了解他的私事。就在我们这个镇上面住着一名唤作蓝梦琪的漂亮女人。

         即便她徐娘半老,也是风韵犹存。她虽说是凡人,但是在给县城隍做小三。当然,蓝梦琪不会知道包养她那个男人的真正身份是县城隍。同样,县城隍也不会告之她。”土地言下之意就神微言轻。若是有求之事,可以去她处寻县城隍道。

         莫有为表情如常,却内心激动不已。自己徐徐地给土地斟了一小杯茶,继而又给自己斟了茶。他轻轻放下倒茶的碗盖,顺势拿起小茶杯朝前推了一下道:“喝茶。”

         土地用右手拿了起来,闻过之后,小酌了一口,再行仰头就一口下肚去,微笑道:“好茶。这不但茶好,而且庄主的茶艺更高。若是不然,也烹煮不出这么好的茶。”

         “既然你喜欢,那么不妨连茶带茶具都一并都带回去。茶可是一等一的雨前龙井。至于这一副茶具,虽说不名贵,但也是上好的紫砂所制成。”莫有为直接就把它们送出去道。

         “那我可就真不客气了。”土地当即就表示了收下。自己可不是爱占小便宜的神,而是以此传递出双方之间的友好关系。若是莫有为H县城隍之间一旦接上线,也会在今后有利于他。土地自是清楚,难保日后不求钱庄。莫有为只要一天是这里的老大,那么就得以对方为尊。他也能够不仅仅只当一届村长,而是会无限期的连任下去。

         只不过,这时间一长,自己需要改换一下样貌。至于被他取代的那人,要么被吃掉,要么就被杀掉。总之,不会让其再出现。

         “我们既是邻居,又是朋友。你和我客气就是在见外了。”莫有为顺水推舟的客套了一下之后,再一次把话题拉回到了自己的意图上面道:“据我所知,夜游神好赌。至于日游神H县判官,却不清楚他们好那一口了?”

         “我倒是知道日游神好酒。至于县判官,还真没有耳闻过他特别喜好什么。若是没有爱好,那么最大的爱好就莫过于升官发财了。”土地最为明白什么叫做在夹缝当中求生存。

         自己虽说是一方土地,但是完全没有实力和地头上面的妖怪们对抗。当初,他以村长马首是瞻。经过拂晓之战,莫有为胜利,继而确立了其在这一带的老大地位,也致使自己不得不见风使舵。

         要不然,倒霉的可就会是他了。何况土地真心觉得莫有为比现任村长好太多。即便他们都操蛋,也是前者比后者更加有利于自己的利益。

         “看样子,我可得要为日游神准备一些陈年好酒,而为夜游神和判官,可就得送上一些钱财了。剩下的县城隍,恐怕就得送上稀罕之物才能够打动对方的心了。”莫有为佯装出一副把实话告之给土地的样子,也是进行一个确认道。

         “我看你这样去做,甚好。”土地笑得越发灿烂的同时,内心里面很得意,毕竟全然都被他给料中了莫有为真就是要送礼来搞好关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