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2835194670"><tr id="49216"><hr id="3647819205"><figcaption id="VYHSCRJMT"><menu id="kaojywxv"></menu></figcaption></hr></tr></t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9章 太阳落山前
        钱庄四合院正北中间的那三间房,一间是他的书房,也是办公场所,一间是莫有为的客厅,而最后那一间是其卧室。

         至于左边的两间西耳房,黑炭居住和办公。右边的两间东耳房,林若曦居住和办公。猴精睡觉的地方当然不是在树上,而是在门房内。

         最后剩下的赵甜甜,属于昼伏夜出的鬼。她在大白天就附着于庭院当中东南角的那一棵桂花树上。东厢房和西厢房各自空着的三间房,倒是没人住下。

         至于后罩房那一排七间房是分别用于存储钱庄的不同物品。从左一到右七,第一间房用于存放借贷人签好的契约书;第二间房用于存储现金;第三间房用于存储各类贵金属;

         第四间房用于存储各类药材;第五间房用于存储古董字画,珠宝玉器,房契地契等;第六间房用于存储灵丹妙药,希世奇珍等实物;第七间房用于存储阳寿,魂魄等虚物。

         又过了六日,邀月楼老板借了一辆农用三轮车来到钱庄大门左侧停下。他自从吞服了三尸脑神丹开始,无时无刻都活在恐惧之中。

         自己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终日都提心吊胆。他在这一段时间内不但肉体上面,而且心理和精神层面都受到了巨大的煎熬,折磨。

         邀月楼老板脸色煞白的如同死人无二。在将近七天七夜里面,自己没有睡过一刻的安生觉,致使熬得布满血丝的双眼已经变成了血红。

         他这一副有气无力,满头乱发,颓废无比的样子,全然就是活死人一般。不过,自己内心最深处仍旧有一个坚定的信念,要活命。

         邀月楼目前只是刚刚人到中年,还有着好几十年的奔头。自己怎么可能舍得死?至于钱,去了就去了。这只要人活着,那么今后还可以再重新赚回来。

         邀月楼老板实在没有力气去挪动农用三轮车上所载的那四个当中任一的编制袋,于是不得不央求钱庄的门子道:“这一位兄弟,劳烦你帮我把那四个编织袋送到你们庄主那里。那里面可是我带来偿还你们庄主的钱。”

         猴精没二话,直接走到农用三轮车的后面停步。他左右手各提起两个编织袋,继而领着邀月楼老板就朝钱庄内走去。

         哪怕一万元一叠的钞票至少2两重,四个编制带内都是钱,也让猴精几乎感觉不到有什么分量的存在。毕竟,崇拜斗战胜佛孙悟空的他,所使用的那一根模仿金箍棒的铁棍,可有着三百五十斤重。

         刚一进到莫有为书房的邀月楼老板,直接就双膝跪地就“咚咚咚”如同捣蒜一般的重重磕头道:“由于限定的七日时间太过于仓促,致使鄙人没有能够筹措到庄主所要求的五百万现金。不过,我带来了三百八十五万元。

         至于剩下的一百一十五元,我会再想办法。即便是坑蒙拐骗偷,杀人放火抢,也会给你凑齐。还望庄主能够体谅,先行赐给我三尸脑神丹的解药。”

         莫有为没有放下手上的书。自己两眼的注意力仍旧在它上面,平静道:“既然你没有把钱凑齐五百万元,那么就去庭院内东南角的桂花树前跪到太阳落山。至于解药的事情,我们到了那一个时候再谈。”

         邀月楼老板突然泪流满面道:“我知道错了。我千不该,万不该的破坏了庄主的投资。可是,我本心无意,从而在这之前,完完全全地不知道。希望你大人大量,宽恕我无知者无罪。从今往后,我愿意给你效犬马之劳。”

         莫有为把手上的书一合,继而随手放到了一侧,呵呵发笑道:“不瞒你说,我这里的手下可都不是人。即便你真心要给我效犬马之劳,也不需要。难道,你这算是想要不当人了?若是我理解的这一个意思,倒是真心不妨就此成全你。”

         “不......我的意思是求庄主赐给我解药。若是三尸脑神丹就此发作起来,可如何是好?”邀月楼老板快吓得魂飞魄散,于是连忙进行一个解释道。

         “放心,你一时半会还死不了。若是你在太阳落山之前死了,我给你抵命。”莫有为右手食指一指门外的前庭道:“好话不说二遍。”

         邀月楼老板自是明白对方的意思就是让自己出去跪着。于是,他只得照办。自己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之后,转身走了出去,继而老老实实地跪在了前庭东南角的桂花树前。

         “你把钱交给小狐狸,并转告她把赵甜甜曾经签下的那一份契约书就此烧掉。”莫有为这才吩咐猴精接下去所做的事情道。

         猴精明白之后,并没有急于转身出去,话中带话的笑着道:“今晚有好戏看了。”

         “多嘴,快去办正事。”莫有为佯装呵斥了他一声道。

         猴精乐呵呵地就原地转了半个圈,继而朝着门外去了。自己岂能不清楚庄主之所以会留住邀月楼老板到太阳落下就在于那时候的赵甜甜可以出来自由活动了。

         现如今跪在桂花树前的邀月楼老板对此当然是一无所知。不仅如此,他还不知道自己所跪的桂花树就是赵甜甜的寄居之所。

         猴精来到了东耳房那一间林若曦的办公室,一边把四个编织袋放地上,一边笑呵呵道:“你可得手脚麻利一些。要不然,可就赶不上晚上看冤死女报仇雪恨的好戏了。”

         林若曦一听他说,当即就明白了过来,笑嘻嘻地开始蛮不讲理道:“你不搭一把手帮我,那么可快不了。若是我没有看成,或者错过了一秒,可全都得赖你了。”

         猴精弯腰,随手拉开一个编织袋的拉链,继而用双手捡出那里面十叠一百元的大钞放置于她的办公桌面上道:“这不就在帮你吗?对了,庄主说了,赵甜甜当初所签下的那一份契约书由你亲自动手烧掉。

         既然她生前欠下的钱债有人替她还清,那么也算是一笔勾销了。至于赵甜甜所欠庄主的人情债,可就得要还到主人死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