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2835194670"><tr id="49216"><hr id="3647819205"><figcaption id="VYHSCRJMT"><menu id="kaojywxv"></menu></figcaption></hr></tr></t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2章 蛤蟆精
        莫有为把少年的一年阳寿装入了水晶玻璃罐子之后,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面。自己脑袋里面突然禁不住想着对方应该不会是黑长直。

         他作为男性,理所当然的看过不少这一类电影。即便自己不是骨灰级,也或多或少有心得体会。就算少年真去了RB继而成为*****的男优,也不会轻松,毕竟属于重体力活儿。至于享受着把钱赚到手,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这只要稍微注意看影片,都会发现好多男优那可有着腹肌,致使足以证明其平日里没有少去健身。不仅如此,上岗前还会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即便拍摄上了,也要听命于导演。

         他叫你如何就得如何,可不是让你爽,而是首先要让观众看着爽,其次是女优爽。至于你爽不爽,根本就不重要,毕竟是让你来工作,又不是让你来享受。

         莫有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的同时,联想到了自己曾经还看过的一个荤段子。有一个比JJ长赢现金大奖的比赛,致使诱惑着某男信心满满地跑来了。可是,他迟到了,致使门口的保安大哥不让其进取。

         某男说,我进去一定会赢。出来的时候,奖金分给你一份。至于理由,就是我的JJ有五十厘米长。保安大哥拍了拍他的肩膀,摇晃着脑袋,而言下之意就是少年,你太年轻了。

         然后,他就一边脱掉裤子,一边露出了自己缠绕在腰间好几圈的JJ给对方看,说出自己的有二米长。某男大惊失色,很奇怪他为什么不进去比赛,毕竟赢定了。保安大哥叹息了一声,那里面好多人都在用JJ放风筝了。

         莫有为正在自娱自乐之际,看见蛤蟆精左手腋下夹着拐杖,而脑袋,手臂,以及身体上还有不少地方缠着绷带。对方单脚一跳一跳,非常艰难的步入了进来。

         “庄主,你可得替我做主啊!”蛤蟆精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大喊大叫道。

         莫有为当然清楚,这能够把蛤蟆精刀疤给打成这一副伤残模样的,那么绝对不会是凡人。自己收起脸上的笑容道:“我这里是钱庄,而不是衙门。你来错地方了。”

         “没错。现在,能够帮我的,唯有庄主你了。昨夜,本县城隍的夜游神来我赌场赌钱输了。于是乎,又要借钱。”蛤蟆精好不容易走到了空椅子前,试图坐下坐下慢慢说道。

         “这不是好事情吗?你们赌场内的水钱,可是要比我这里的利息高多了吧!”莫有为不但第一次从他那里连本带利的顺利收回了一千万元的现金和二百万元的雪蛤,而且还收了他那夜擅自闯入钱庄的五百万谢罪钱。自己没等他一口气说完,插话进来打断道。

         “庄主,你莫要取笑我了。若真是好事,我也不会变成这一副样子了。夜游神前前后后已经欠下我八百万元未还。昨夜,他又要借钱。

         我就说一句,你什么时候能把欠下的八百万元给还了先?结果就惹怒了他。不但揍了我,而且还强迫我在三天之内再给他准备两千万元。

         若是不然,就要砸了我的赌场,还会杀了我下酒。”蛤蟆精费力的掏出了一叠夜游神所签下的借条放置于桌面上,声泪俱下和有理有据的控诉道。

         “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莫有为摊开双手,揣着明白装糊涂道。

         “怎么没有关系?打狗还得看主人。夜游神分明就是不把庄主放在眼睛里面。现在,外面谁都知道这一座城边村的真正老大就是你。在你的地盘上面行凶,无异于在打庄主的脸嘛!”蛤蟆精既为了活命,也为了要报仇道。

         莫有为当然知道刀疤这话带有挑拨离间和非得把自己脱下水的意图在。不过,也正如对方说得有一句是对的,在自己地盘上面搞事儿,那么分明就没有把个人放在眼中。

         若是凡人,也就罢了。至于夜游神,不会不清楚这一些事情。何况这孙子也还欠着钱庄三百万的债没有还呢!自己没有主动去找他,而他倒是主动来了。

         莫有为反反复复地看过账簿很多次,理所当然的惦念着不仅仅是好赌的夜游神,而且还有县城隍所欠下钱庄的那一个亿。

         他对于夜游神搞出这一个事情,可想得很多。对方倒是只是有意为之的针对蛤蟆精,还是来试探自己的底线?

         “庄主,若是你能够帮我度过这么一劫,我不但愿意双手奉上赌场给你,而且还乐意给你当牛做马。”蛤蟆精十分清楚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从而更加想要找一个靠山庇护道。

         莫有为丝毫不为眼前的利益所动,而是另外有一番谋划道:“按理说,这事儿,我帮不了你。夜游神不但是鬼神,而且还是县城隍的鬼吏。连我这里都得归县城隍管。”

         “连庄主都不帮我,那么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与其当夜游神的下酒菜,还不如就让我死在这里吧!”蛤蟆精前前后后地出钱消灾,致使他的老底都花得差不多了,完全拿不出夜游神所要求的二千万元道。

         “这样吧!我亲自去找夜游神谈一谈。就算我替你去收那八百万的债。若是收得回来,钱庄的惯例是五五分成。”莫有为以此为借口道。

         “我只求能够活命,什么都不要,还望庄主收留我。”蛤蟆精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当初就应该像其他妖怪那样就此卖身给钱庄。他为什么非得要拿出五百万元给自己赎身谢罪?

         莫有为当前第一要务,势必会捍卫自己在这一带的权威是不可冒犯。若是自己对夜游神闹出这一出装聋作哑,势必会造成刚收服的妖怪们见风使舵,三心二意,甚至也蠢蠢欲动,不安分起来。

         莫有为为了防止多米诺骨牌倒塌的连锁反应,也不得不蹚这一个浑水。他在说话上面又模棱两可道:“既然在我的地盘上面发生的事情,那么过问一下是少不得的。你先回去好好的养伤吧!要相信我会替你和夜游神好好地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