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2835194670"><tr id="49216"><hr id="3647819205"><figcaption id="VYHSCRJMT"><menu id="kaojywxv"></menu></figcaption></hr></tr></t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9章 人性本恶
        赵甜甜听完莫有为的一番分析,再经由自己大脑一想,不无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现如今,她早已经身死,化了鬼魂,而当前唯一能够仰仗的对象莫过于他。

         “莫庄主,求你替我报仇雪恨。你只要答应,那么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赵甜甜自然不能够让杀害自己的凶手逍遥法外,于是再一次的重重地朝向莫有为磕头,恳求道。

         “人性本恶。即便凶手是邀月楼的老板所作所为,也丝毫不奇怪。你的冤仇,你自行解决。我这里是钱庄,不开展报仇雪恨的业务。

         你所欠下我那一百万的本金,务必要还。下一期的还钱时间到了,我们再谈。若是没有其它事情,你可以走了。这已经耽误到我睡觉。”莫有为的内心很平静道。

         他之所以如此,便在于不作出越俎代庖的事情。虽说赵甜甜确实生的美丽,但是人和鬼之间要做那啥,无异于是在找死,毕竟干一次就会直接减少很多年的阳寿。自己既没有活够本,又不会嫌命长,理所当然就不会做出什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决断。

         赵甜甜瘫坐在地面上见求助无门,双手捂住脸是再一次的痛哭流涕起来,致使泪水透过手指间的缝隙也流了出来。

         “猴子,把她给我弄走。”莫有为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而只是不想瞎掺和违背三界规律的事务。他担心自己的贸然介入会产生出很多意料之外的涟漪效应。

         这才安稳下来吃了一阵子的安乐饭,从而不想过多的节外生技。何况自己的钱庄还没有强大到可以与天对抗的程度。为此,他只能去遵守三界内的既定游戏规则,而不是自不量力的贸然制定出新规则。

         与其自寻烦恼,还不如就安安静静地当一个旁观的吃瓜群众。毕竟,这出了一桩凶杀案,天经地义的就应该轮到人界的警察来管。

         在猴精领命之后,生拉硬拽的把赵甜甜给弄了出去。与此同时,林若曦没有继续逗留在莫有为的房间和对方继续胡搅蛮缠,也随着他们二个来到了庭院内。

         “猴哥,你先放开小姐姐,我还有话对她说。”林若曦心一软,可不是因为赵甜甜遭遇横祸枉死,而是顾念对方曾经对自己的好道。

         猴精是才松开了手,继而站到了一旁。他完完全全就不把赵甜甜这一个红衣女鬼放在眼中。何况还是刚死不久,根本就属于没有任何法力的女鬼。

         这除了她能够现身吓到凡人之外,也就没剩下什么了。哪怕自己的道行尚浅,法力弱小,也好歹是由猴子修炼成精。

         “小姐姐,你不要再哭了。若是哭都能解决问题,你就接着哭吧!你别怪庄主不帮你。即便帮你,也得要有一个充足的理由。这没有充分的理由,又怎么好帮你呢?”林若曦一改平日里面傻白甜的样子,从而展现出了一副狐狸精本就应该有得狡黠道。

         赵甜甜顿时止住了哭泣,诚心诚意道:“好妹妹,还望你能够为我指点迷津。你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即便今生无以为报,也会来世报答你。”

         林若曦哪怕知道她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也对这等虚无缥缈的话儿不感兴趣。自己慢条斯理道:“杀害你的凶手到底是不是邀月楼的老板,仍旧是一个未知数。

         毕竟,先前都是在进行推测。为此,你务必要搞清楚。现如今,你是枉死的无主游魂,而若是冤枉了无辜之人被杀,你且不是又造下了杀孽?

         今后,你再行投胎什么的,那么可就越发得难了。白天,你不能出来,那么就附身于这庭院东南角的那一棵桂花树上吧!

         日落西山到天亮的这一段时间内,你再行出来如同过去一般的烧菜做饭。庄主就喜欢你做的一日三餐。这要是今后没得吃,恐怕他就会难受。庄主高兴了,那么接下去的事情就应该好办了。

         届时,你再请求投身于钱庄之内。这样一来,你成为了我们钱庄的人,那么他就不能袖手旁观了不是。至于夜晚多余的时间,你可以外出调查杀害你的蒙面男人到底是谁?”

         赵甜甜顿时喜上眉梢,激动得连连地对林若曦感激不尽道:“谢谢......”

         “这......恐怕不行吧!”猴精领了庄主的命令是赶走赵甜甜。若是就此擅自改变,分明不妥当。何况还让她附身于这里的一棵吸收夜晚月亮阴气的桂花树上占大便宜。

         “猴哥,你听我的。即便庄主日后要追责,也由我林若曦一力承当,绝对不会连累到你。”林若曦看穿了他的心思道。

         “你别怪我胆子小。我也是没有办法。黑炭大哥和你可是随着庄主有过出生入死,那么感情上面自然不同。即便你们犯下大错,也会被庄主念及旧情的从轻发落。

         我不能和你们两个相比,毕竟是刚拜入钱庄不久。何况也不想因为自己的过失连累到了保人黑炭大哥。”猴精所说得话也属于内心的大实话道。

         “我理解。猴哥,你回门房休息吧!这里的事情都交给我。”林若曦信心十足的不担心莫有为会因此怪罪自己,致使才会做出报答一下赵甜甜昔日的糖果恩情道。

         猴精不再有二话,一个转身就徐徐地去了。而林若曦继续注视着赵甜甜,不无担忧道:“小姐姐,哪怕你把杀害自己的凶手找了出来,也最好不要亲手杀他。我知道,这很难做到。

         即便换成了我,也定然要手刃仇人才会解心头恨。若是一旦那样做了,可就几乎断绝了你未来的投胎之路。即便有难得的轮回机会,也恐怕是只能投六道当中的畜生道。”

         “我只要能够成功报仇雪恨,哪怕不再入轮回转世,仅仅成为世间的一枚孤魂野鬼,也绝不后悔。”赵甜甜斩钉截铁道。

         林若曦听到她如此一说,不再多劝,毕竟血海深仇,不共戴天。何况对方还是在个人年华正当时,事业一帆风顺的时候被他人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