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2835194670"><tr id="49216"><hr id="3647819205"><figcaption id="VYHSCRJMT"><menu id="kaojywxv"></menu></figcaption></hr></tr></t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0章 道人
        次日早上,莫有为洗漱完毕之后,就见到林若曦把早餐给自己一如既往的送了进屋。他没有见到血淋淋的各类生肉和内脏,而是散发出了香喷喷味道的莲子羹和燕窝丝。

         自己什么都没问,直接就动手开吃,依旧是过去那一种熟悉的好味道。不但早餐如此,而且午餐,晚餐也是同样未变的好味道。

         莫有为当然知道这一切不会出自于林若曦之手,无一例外的全来自于赵甜甜。他在享用美食的同时,也在考虑让对方以何种方式来偿还其生前所欠下的一百万元债务。

         而甜甜酒楼发生了命案一事就如同病菌传播的速度一样快,致使周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为此,这也成为了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什么情杀,先奸后杀,先杀后奸,奸了又奸......各种版本通过人为以讹传讹的第N次创作是逐渐演变为越发扑所迷离和色情起来。

         这时的赵甜甜走回到了自己的甜甜酒楼。虽然这里的大门上已经被警察给贴了封条和告示,但是那完完全全地阻止不了自己的进入。

         她瞧着人去楼空,颇为感慨万千。自己回想过去这里人声鼎沸和生意兴隆的场面,可谓历历在目。赵甜甜真希望个人没死,哪怕做了一个开头是美梦,结尾是噩梦,也好。

         可是,事实无法再改变。她在里面徘徊了一段时间之后,是才走出了甜甜酒楼。自己还有最为重要的事情得做,毕竟需要调查到底是谁杀害了自己。

         赵甜甜刚一走出来不久,便有一个头戴道冠,身穿道袍,右手拿着桃木剑的道人是指向了自己道:“找你多时了。”

         赵甜甜先一惊,继而什么都没有想,扭头就跑。她倒是没有慌不择路,却是按照来时的路在原路返回。

         与此同时,道人没有就此放弃,紧紧地跟在她的身后进行一路的追赶。正如猴精昨夜所想那样,即便赵甜甜是穿着红衣红鞋而枉死的女鬼,也不足为惧,毕竟新死的鬼魂,没有任何法力。除了能够吓到凡人以外,再无他用。

         若是她想要变成很厉害,法力高强的红衣厉鬼,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办到。那得做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提升自身修为才行。关于这一些,道人也自是懂得。所以,他才有恃无恐的放心大胆追着赵甜甜到了钱庄。

         赵甜甜先行逃入钱庄,而道人也紧跟着杀了进前庭。很害怕的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情况之下,只得直接附身进入了庭院东南角的桂花树内躲藏。

         “女鬼,你是跑不掉的。看我这就把你收了回去。”道士一边冲着赵甜甜藏身的地方就厉声,一边用左手从面前挂着的黄皮包袱内拿出了准备好的生石灰道。

         而莫有为站在庭院内很生气的看向了跟在道人后面的猴精道:“猴子,你连一个门都看不住吗?要你有何用。”

         “庄主息怒。小的,这就把他给弄出去。”猴精深感自己失职,于是就要亡羊补牢道。

         道人这才注意到朝向自己走来的猴精的浑身上下散发妖气。于是乎,他心里面顿时就“咯噔”了一下。难不成,自己急于收女鬼,致使误入了鬼怪们的老窝?

         道人在心里面叫了一个“不好”,却佯装出镇定的模样道:“妖怪,你给贫道站在原地不要动,否则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贫道念你修行不容易,可不要白白地将之断送。我只为收女鬼,而同你等无关。”

         “臭道士,你吓唬谁呢?看我这就一刀劈了你。”黑炭直接变出了自己的武器鬼头大刀拿在右手上面道。

         “黑炭大哥,杀鸡焉用牛刀?你歇着,由我一个来就已经绰绰有余。”猴精右手上面也变出了他的武器铁棍一根道。

         “你们不要乱来啊!贫道可是自幼就在终南山上修行。再靠近我,我就要用五雷咒轰你等一个神形俱灭。”道人脸色蜡黄,仍旧不忘记恫吓道。

         “尼玛,到这个时候了还给老子装逼。你一个还在用桃木剑,生石灰等物品的臭道士,法力能够高得那里去?这不弄死你丫的,都对不起自己。”猴精舞动起自己右手上面那一根铁棍的同时,也在不急不慢的一步步靠近道。

         “别杀他。先把他打一顿,然后我还有话问他。”莫有为双手反剪的背在身后发话道。

         猴精明了之后,把铁棍收了,毕竟一棍子下去就能够要了对方的小命。于是,他赤手空拳的朝向道人冲了过去。

         自己只一下就直接把对方给撂倒在地面上,顺势接着就“噼里啪啦”一通乱打。他不敢用全力,从而只使用出了凡界成年男子的力量。

         “够了。”莫有为感觉差不多之后,是才让猴精停下了手。自己走近了被打得鼻青脸肿,口眼歪斜的道人道:“是谁派你来收赵甜甜,也就是红衣女鬼的?”

         “士可杀,不可辱。我堂堂一介修道之士,且可出卖他人来活命?”道人躺在地面上还继续嘴硬道。

         “有骨气。”莫有为对他竖立起了左手拇指,话锋一转道:“猴子,接着打。”

         猴精刚一抬手,却见道人慌忙的改口道:“别打了,别打了。我说,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是邀月楼的老板请我来的。他说,这里有一个红衣女鬼会来找他报仇。所以,让我替他把对方给收了。”

         赵甜甜重新现身出来,恨得牙齿痒痒道:“这杀害我的蒙面男人定然就是邀月楼的老板无疑了。要不然,他怎么会知道报仇的是红衣女鬼,而不是青面獠牙的男鬼呢?”

         她情绪激动的哭泣不止的同时,一个箭步就到了莫有为的身前,双膝跪拜道:“庄主,求你帮一帮我吧!”

         “小姐姐这么可怜兮兮的。你就答应帮她一下好吗?何况你曾经不是还对我说过,一天也离不开小姐姐做的饭菜吗?若是你答应了,小姐姐必然会在这里心甘情愿的给你,以及我们做饭到你死。”林若曦开始帮着赵甜甜敲边鼓道。

         莫有为瞧着她们两个在自己面前一唱一和,也不点破,毕竟在心中有了一个有关一百万元的新收债计划。

         他表现得面容平静淡定道:“行吧!记得让你的小姐姐把卖身契给签了。至于连带责任的保人,可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