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2835194670"><tr id="49216"><hr id="3647819205"><figcaption id="VYHSCRJMT"><menu id="kaojywxv"></menu></figcaption></hr></tr></t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1章 三尸脑神丹
        莫有为带着黑炭,押着道人来到了邀月楼老板的住所内。为此,邀月楼老板瞧见道人这一副鸟样就基本明白了过来。这是来者不善。

         莫有为直接就坐在了客厅的长沙发上面是翘起了二郎腿。他一面示意黑炭把赵甜甜当初欠下钱庄的借钱契约书展示给了邀月楼老板过目,另一面开门见山道:“赵甜甜是你杀的,那么她所欠下的一百万元就由你来全额代为偿还。”

         “我可没有杀赵甜甜。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存在。你们不但私自擅闯民宅,而且还对我进行污蔑,讹诈,勒索。若是你们再不出去,我可就要报警了。”邀月楼老板摆出一副抵死不认账的同时,还掏出了口袋里面的手机,继而佯装出要报警的样子道。

         “报警?随便报。若是你不敢打,我可以帮你打。到时候,就得看警察是要抓你,还是抓我?”莫有为徐徐地朝后一倒就背靠在了沙发上面,气定神闲道。

         “兄弟,不要抵赖了。和他们抵赖,真心没用。你看我这一副样子就应该全知道了。与其像我这般受皮肉之苦,还不如就此自认倒霉吧!他们可不是人。”道人没敢落座,而是双膝跪在地面上插话进来道。

         邀月楼老板顿时就如同泄气的皮球一样道:“你们当真只是为了要钱来找我的?”

         “不为钱,难道,我还惦记你的人吗?我当初借了一百万元给赵甜甜开酒楼,而月利息是十万元。目前为止,我就只收到了她一个月的利息钱。

         这原本是我的一项投资计划,却被你给搅没了。你让我蒙受了如此巨大的经济损失,那么我不找你要,找谁要?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要么连本带利赔偿给我五百万元,要么就把命交出来。”莫有为不急不慢道。

         “吓唬我吗?我可告诉你们,哥可不是被吓唬大得。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谁先死,还说不一定呢?”邀月楼老板掏出了一把弹簧刀匕首拿在右手上面,凶狠恶煞道:“不妨告诉你们,赵甜甜不是我杀的第一个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他话音刚落,连本人都完全不知道怎么一回子事情的情形之下就被黑炭动作迅捷的一拳给击中了腹部。

         邀月楼老板连“啊”的声音都未曾从口中发出就直接倒在了地面上。他双手捂住肚子,蜷缩成了像是被煮熟的虾米一般,毕竟内脏剧烈疼痛的好似在翻江倒海。

         “你说,这是不是属于狗坐轿子,不识抬举,给脸不要脸呢?非得逼迫我换一种方式来和你谈事情。”莫有为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躺在地面上的邀月楼老板,不急不躁道。

         邀月楼老板疼得满头大汗不止,于是不无想到了先把他们给打发走,继而好脱身跑路去外地躲上一阵子道:“算你们狠。我认栽了。五百万就五百万,你可得言而有信。”

         “务必在一周之内给我弄齐送到钱庄来。为了表示出你的诚意,那么就把这一个东西给吞了吧!”莫有为摊开右手,致使约摸有龙眼那么大的一颗圆润的黑色丸子出现在了他掌心。

         邀月楼老板虽然内心里面百般不情愿,但是也不得不照做。自己腹部疼痛,却脑子清醒。若是他不把它给吞入腹中,也会被给了自己一拳的那人是强行的塞入口中进行吞服。与其再受不必要的苦楚,还不如乖乖地照做。

         邀月楼老板像蛆虫一样费力的蠕动着爬到了莫有为的跟前,然后从对方手心内把它拿了过手。他稍加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把它给硬硬生生地放入嘴巴里面,继而吞了下去。

         “对了,我忘记给你说明那药丸是什么了。”莫有为云淡风轻道:“三尸脑神丹。至于功效,无需我再做过多说明,相信你也明白。”

         邀月楼老板搁置平日里面绝对不会相信这一切会是真的。现如今,他对此深信不疑。自己吃了黑炭那一拳,不但没有看清楚对方的动作,而且还发现他站在远处好似连动得没有动一下。

         邀月楼老板暗中叫苦不迭,不无回想起了道人先前说过的那一句话,他们可不是人。既然人世间会有女鬼存在,那么也就不奇怪会另有其他了。

         莫有为缓缓地站了起身,表情依旧平静无波道:“如果你在七日之内不把五百万现金给我送到钱庄,你就受死吧!再者,你别想着扣嗓子眼等方式把它给取出来,那只会适得其反的让你更加早死。好了,打扰到你休息,实在对不住,我们这就离开。”

         他说完之后,朝着大门的方向就去。黑炭先是走到了道人的身后,继而像抓小鸡仔一样的把对方拎了起来,也离开了。

         莫有为出门之后,展开双臂伸过了一个大大地懒腰,浑身上下特别舒服道:“黑炭,你还抓着他做什么?难不成,带他回去给大家宵夜?”

         道人一听话头不对,吓得面如土色。他毫不犹豫,行云流水一般“砰砰砰”的朝向莫有为就磕头,泪如雨下道:“我上有八十岁老父老母,下有刚出世的第二个孩子,还望庄主高抬贵手绕了我的小命。我绝对不会出去乱说,更加不会再来报仇。要是我口是心非,天打五雷轰。”

         “我和你之间不但无冤无仇,而且也无借贷关系,杀你做什么?何况嘴巴长在你的身上,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只要你不害怕被人当成疯子送进精神病院,那么随便说好了。

         至于精神病院是一个什么地方,那就是正常人进去都会变得不正常的地方。随时都欢迎你来报仇,恐怕下一次就不会有你今日这么好运了。所以,我希望你好生珍惜来之不易的小命。”莫有为淡淡一笑道:“若是今后还要需要我们的地方,那就是急用钱,请找我们。好了,时间也不早了,那么我就得回钱庄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