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2835194670"><tr id="49216"><hr id="3647819205"><figcaption id="VYHSCRJMT"><menu id="kaojywxv"></menu></figcaption></hr></tr></t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6章 土地神
        午饭过后,林若曦和黑炭就出了钱庄去追债。莫有为虽然和他们一起出门,但是分道扬镳。自己打算在这一座城中边内好生的转悠一番,从而好了解当地的实际基本经济情况。

         当然,他还可以顺便走到城边村的边缘地带,从而切身检验一下自己是否真就和钱庄绑定在了一起,不能够走出去。

         莫有为走在有些凹凸不平的街道左边,除了看见从全国四处跑到这里来求生存的各种小摊小贩以外,就是坐着在吃喝和买东西的各色外地人。

         住在九州市七环路外这一带的人们,绝对不会是有钱人,清一色的都是穷人。他们之所以会选择在这里落脚居住,全是在于出租房的价格能够让其承受得起。

         这其中许许多多地人还得早出晚归,也就是早上出门头顶着星星和月亮,而晚上回来的时候仍旧是顶着星星和月亮。

         一个来回,四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就白白地花在了路途上面。正如那一句话,不是在去往上班的路上,就是在回出租屋的路上。

         他们和自己当初前来九州市的动机和目的是几乎如出一辙,并没有什么本质上面的多大区别,而无非就是想着能够有钱,活得更好一点。

         莫有为一路看,一路走,就在不知不觉当中走到了城边村不太远的无人地带。自己想着继续朝前走,却完全不能了。他分明感受到了面前有一堵空气墙让自己无法穿过去。

         为此,莫有为倒是没有硬来,痴痴地驻足于前面,抬起右手摸着,毕竟早就被小狐狸给告之过了。自己思想上面有了准备,也就少了骂娘的心态。

         他想要突破活动区域的局限性,那么就唯有把钱庄的业绩给做上去。这只要到达了一定的程度上,便会自动升级,扩大活动半径的区域。

         莫有为亲自验证了小狐狸所言非虚,站了大概一刻钟之后,是才一百八十度背转过身,继而按照原路得以返回到钱庄内。

         这时候,他看见院子当中的黑炭和林若曦的中间瘫坐着一个鼻青脸肿,满头是包的白胡子老头儿。自己不用多问,也知道老爷爷不会是给主角提供唯一金手指的神仙,而是本座城边村的土地了。

         “庄主,你可回来了。这孙子死活都说自己没钱还。我们在百般无奈之下,也只好把他给带回来了。”黑炭实事求是道。

         莫有为丝毫不责备黑炭不尊老,毕竟说不清楚到底谁得年纪更大。他在土地的面前徐徐地蹲了下来,平静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既然你亲自签下了本钱庄的借钱契约书,那么就得按照规矩办。何况你不但私自抢夺回去了抵押物,而且还逾期了这么久。”

         “我真得没钱还给你。若是有,我早就拿出来了,也用不着被毒打不是?”土地可怜巴巴道。

         “没钱还,也没有关系。本钱庄从我接手之后,不单单只收钱,也收三界当中有价值的任何东西。比如,我们可以好好地商量一下关于你土地庙香火钱的分成问题。

         除了把你那一根百年野山参的抵押物扣除之外,还得赔偿本钱庄另外的损失。第一,违约金;第二,手续费;第三,利息;第四,精神损失费;第五,财产损失费......”莫有为还真不是像坑黑炭那样黑土地道。

         “庄主,实在对不住。老朽那一根曾经作为贵庄抵押物的百年野山参自从那日伙同他们一起擅自取回之后没多久,就卖给三界的黑市商人了。至于你的其它要求,也着实无法办到任一。”土地实话实说道。

         “土地,倘若你这一个油盐不进的样子,我们可就真没法谈下去了。当前,我给你两个选择,一则是黑炭接着揍你,拆了你的土地庙,而另一则就是你自己说,拿什么来还债,以及赔偿本庄的各种损失。”莫有为软硬兼施道。

         土地被黑炭打怕了,于是自然不想再接着挨揍。至于土地庙,那可是他的根本。自己经过权衡再三,也着实在一时间没有更好的脱身之法。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即便是想跑,也跑不掉。毕竟,黑炭一个就让自己是早已经吃不了兜着走了。何况跑得了土地,跑不了土地庙。

         土地满脸如丧考妣的神情道:“小神的治理区域也就是这么一座穷人云集的城边村,而非什么三环路内财富聚集的CBD区域。不瞒庄主,老朽是真心穷。当初,若不是缺钱,也不会把自己唯一值钱的百年野山参拿来做抵押。”

         他说到这里稍加停顿了一下,继而注意到了莫有为的脸上一变,赶紧又接着道:“老朽瞧见庄主这里略显破败,若是不嫌弃,我可以打工还债。木工,泥瓦匠,盖房子什么的,小老儿还是都会的。”

         莫有为刚一阴沉下来的脸面顿时就恢复到了晴空万里,淡淡一笑道:“你终于是开窍了。我只要专业的手艺。若是不然,可绝对不行。”

         “庄主尽可能的放一万个心在肚子里面,老朽是绝对的专业人士。”土地的脸上神情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抹骄傲的神色道。

         “那好。你不但包工,还要包料。我这里里外外可就都交给你了。等完工之后,验收合格,我们之间的债务关系就此一笔勾销。反之,你要是胆敢忽悠我,可就休怪我不讲咱们的邻里情分了。这旧账和新账,我们可就要一起好好地算算了。”莫有为经过一番心算,致使得出的最终结论就是自己不吃亏。

         何况他本就打算着要重新修葺钱庄。这里实在是破败的根本就不成样子了。于是乎,自己在顺水推舟的同时,没有和对方开一星半点的玩笑。

         莫有为在话音一落,还亲自把土地给搀扶了起身,并和颜悦色的话锋一转道:“远亲不如近邻。我们好好地相处,合则两利,斗则两害。你帮我来,我帮你。你好,我好,大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