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2835194670"><tr id="49216"><hr id="3647819205"><figcaption id="VYHSCRJMT"><menu id="kaojywxv"></menu></figcaption></hr></tr></t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5章 黑狼怪
        狼怪在卖身契的右下落款处滴上了一滴自己殷红色的鲜血之后,是才得以被莫有为给松了绑。他强烈意识到自己躺在地面上不雅观,于是就两脚朝上,原地打了一个旋子得以腾空而起。

         狼怪刚一两脚落地站稳就单膝跪地,双手抱拳的面对莫有为,表情严肃道:“黑炭,拜见庄主。”

         莫有为右手上面拿着收回来的缚妖索,平静道:“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不兴这个,你还是赶快起身吧!”

         就在黑炭徐徐站了起来的同时,林若曦没有继续躲在莫有为的身后,而是主动来到了对方的面前。她不再害怕对方,带有看稀奇的心理状态,还逆时针的围绕着他转上了三圈。

         林若曦停下脚步驻足于黑炭正面,昂首挺胸道:“我先来,而你后来。所以,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前辈了。”

         为此,黑炭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一丝一毫的不满,毕竟事实上是理所应当如此。他出身于狼族,致使天性就最是遵守严密的组织等级制度。自己百分之一百认可先来后到的规矩,于是当即就应了一个“是”字。

         这时候,林若曦随即就拿出了前辈对后辈的姿态,竖立起右手食指道:“既然你卖身入了我钱庄,那么就由我来给你说一说这里的规矩。第一,不准再欺负我;第二,不许再强迫我跑圈圈地追自己的尾巴;第三,若是谁欺负了我,你要替我揍他......”

         莫有为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狐假虎威。现如今,林若曦这一只小狐狸精依仗着自己的虎威是开始了神气活现的一面。何况她本相就是狐狸,也没什么可说的。

         只不过,狐妖教育狼怪,倒是颇为带有喜剧的色彩在里面。莫有为没有兴趣听她在这里瞎掰扯,于是伸了一个大懒腰,背转过身就朝向北房而回。

         他经过三天三夜的长途跋涉来到这里,也感觉到了身体困顿,需要休息。再者,这天色已晚,即便自己有什么吩咐和谋划,也不急于这一时。

         想必这里没有凡人出没的原因,恐怕是被以讹传讹的说成了一到月圆之夜就闹鬼。毕竟,林若曦的尖叫,那也不是盖的。

         莫有为躺下之后,一闭眼睛就直接睡了过去。等到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早已经是日上三竿。“咚咚咚”的声音,也随即传入到了他的耳朵里面。

         莫有为起身坐到床沿边,先是用双手轻柔了一下睡眼惺忪的两眼,继而不急不慢的穿好鞋子,是才顺着声音的方向去了。自己刚一走到院子内就看见林若曦一边悠闲的吃着枣子,一边指挥着黑炭在干活儿。

         “庄主,你起来了啊!”林若曦瞧见莫有为之后,蹦蹦哒哒地到了他近旁问好道。

         莫有为没有让黑炭停下手上的活儿,毕竟正门就是他在昨夜给踢飞的。当前由其本人安装好,那也是天经地义。

         “除了安装好门以外,你还得把左边的院墙给沏好。至于过去被你破坏的剩余地方,以及不是你破坏却烂了的地方,也得一并弄好吧!”莫有为当然不满意自己这一处破败之地道。

         “由我一个人来做,恐怕是不够专业。我毕竟不是职业木匠,不是职业泥瓦匠.....即便需要修复,也还欠缺不少材料。”黑炭倒是没有推诿,有一说一道。

         莫有为发自内心的想要把这里给焕然一新,但在自己的口袋里面是再也找不出一张毛爷爷了。自己身为钱庄的庄主,除了缚妖索,各式账目和契约书之外,再无见到其它。

         “你先干着。至于材料和人工的问题,我们等会儿再说。”莫有为让黑炭继续之后,是才把目光放低的看向了林若曦道:“昨日,我看过总账目,不应该如此困顿和艰难啊!钱庄的抵押物和其它东西都去那里了?”

         “对不起,都怪我没用。就我一个法力微末的小狐狸是根本守不住,也无法阻止他们,致使抵押物都被他们逐一给抢回去了。

         不但如此,他们还抢走了我们钱庄金库内的不少现金等等,以及破坏这里。若不是我当初躲了起来,藏起了所有账目和契约书,连这一些都会没有,甚至包括我的小命都不保了。”林若曦的神情当中流露出了悲伤,据实以告道。

         莫有为并不惊讶,而是和自己所料想的差不多。自己从总账目上面所看见的可是有不少结余和大量赢利。按理说,不应该成现在这一番光景才对。

         之所以会如此,那么这其中必然是有蹊跷。看样子,弱肉强食,拳头硬就是公理,不仅仅是凡人世界才具备,而是无论走到那里都存在。

         莫有为自是不能够责怪于林若曦。在他看来,打不过还打,那不是勇敢,而是傻。这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等到日后有了实力,再秋后算账也不迟。

         “黑炭,你打得过这一座城中村的土地不?”莫有为突然冲着干活儿的黑炭就是一嗓子道。

         “土地?不是吹牛,我随随便便地可以吊打他。我无聊的时候,还时不时抓他来消遣呢!”黑炭会心一笑,自信满满道。

         莫有为当即决定对土地进行一次暴力追讨债务道:“这就好。吃过中午饭之后,你随同小狐狸一起去找他要钱。”黑炭脱口而出就应了一个“行”字,然后接着干自己手上的活儿。

         “土地虽然是位于凡间等级最低的小神,但他好歹也是神仙,可不比凡人和妖魔鬼怪。”林若曦怯生生的有所忧虑道。

         “怕他作甚。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哪怕是神仙欠了老子的钱,那也得还。你们只要拿着他当初亲自签下的契约书去追讨就不会有事儿。即便要出事儿,也不是还有我在吗?谁让我是这一座钱庄的庄主呢!”莫有为信奉,即便是死,也绝对不要穷死。他要不是想到自己手中的缚妖索捆不住土地,也不会叫她领着黑炭去追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