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2835194670"><tr id="49216"><hr id="3647819205"><figcaption id="VYHSCRJMT"><menu id="kaojywxv"></menu></figcaption></hr></tr></t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4章 不速之客
        晚间,莫有为平躺在北房一间卧室床上是仰望星空。自己透过几乎没有房顶的屋子是把夜空景色看得足够的真切。漫天繁星,圆月高挂,却让他无心欣赏。

         莫有为住在小地方孤儿院的时候,虽然各方面条件确实不怎么样,但是也要比这里好很多。为此,自己颇有一种从米堆里面跳进了糠堆内,越过越差的切身体会。

         他当下之所以无心睡眠的主因还不是担忧半夜里面突然下起雨就麻烦了。自己看过了钱庄的总账目之后,十分纳闷和困惑不解。

         莫有为从枕头边上拿出缚妖索在细细地把玩的同时,搞不懂穷神为什么会把它以一百元的象征价格抵押给自己?这可是三界之内的1级宝物。

         何况钱庄总账目上面那一些各色赖账的,少则借贷了一,两百万,而多则是以亿作为数字单位。若是你的抵押物低于一百万,都不好意思来借钱。

         伴随着突然“哐当”的一声之后,林若曦惊声尖叫的“啊”是不但划破了整个寂静的夜晚,而且还打断了莫有为的思绪。

         莫有为一个鲤鱼打挺就毫不犹豫的直接起了身,继而连鞋子都没有穿上就光着两只脚丫子是左手拿着缚妖索冲到了院子里面去。

         在月光的照耀下,自己瞧见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年轻男人笑呵呵地用右手提溜着林若曦背上的衣服,致使她悬空,手脚并用的想要摆脱却不能够。

         莫有为驻足下来,和陌生的闯入者面对面之际,定睛一看对方,便看到了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浓烈的黑色妖气。

         不仅如此,他还不似林若曦这等没有完全幻化成人型的小妖精,毕竟她连狐狸耳朵和尾巴都还在。

         莫有为在隐约当中是瞧出了对方的本相是一匹黑狼。他知道来者不善,道行非浅,却没有不管不顾林若曦的生死,转身撒腿就跑。

         倘若是跑,也完全跑不掉。自己在当前虽然异常紧张,心脏狂跳,但是左手用力死死紧握住缚妖索,毕竟是保命的唯一。

         “庄主,救我。”林若曦停下如同在划水的四肢是冲着莫有为大声的疾呼和求救道。

         莫有为两眼睁得老大的盯住不速之客,气势上面不输阵的厉声道:“狼怪,放开她。”这时候,狼怪是才注意到了他的存在。自己先前的注意力可都集中到了取乐林若曦的上面。

         “既然你想要,那么我就给你。”狼怪突然皮笑肉不笑的边说边把林若曦如同扔球一样的朝准莫有为的方向是丢了出去道。

         就在两人面对面快要直接撞在一起的时候,幸亏林若曦身手特别敏捷的朝他右边一拐,继而主动伸出双手得以抓住了其右手腕一百八十度转动小身子,致使就此来到了他身后是安全双脚落地。

         她依旧双手紧紧地抓住莫有为的右手腕不放的同时,却把身体躲在了其身后,只是把小脑袋瓜探了出来对狼怪进行控诉道:“庄主,你可一定要替我报仇。这一只狼怪实在是太坏了。一到月圆之夜,它就会跑到这里来欺负我。它每一次都要求我原地转圈圈地追我的尾巴。”

         莫有为听完之后,当即就哭笑不得。就个人主观判断而言,说明自己眼前的这一只狼怪并不是真坏,而只是恶趣味多了一些。

         在不经意间,莫有为注意到自己那一扇破破烂烂和千穿百孔的大门已经不在原有的位置上面道:“我的这一扇门是你给踢坏的吧?那就得赔钱。”

         “不只是咱们钱庄的正门。那左边垮掉的围墙也是它上一次推到的。上上一次,还有北房的屋顶同样是它给掀飞的......”林若曦接着他的话是进一步补充道。

         狼怪双手交叉的放在胸前,耷拉着脑袋,突然打断了她把话给继续说下去,笑着道:“那又怎么样?你们要是打得过我,仍凭处置。若是不然......呵呵......”

         当下生死攸关的时候,莫有为没有时间去多想穷神告知自己有关缚妖索的咒语是真还是假。他不由自主的默默地念动了咒语。

         一字不差的完成瞬间,缚妖索自动离开莫有为的左手,直接冲着狼怪就飞去了。它如同包粽子一样的把对方从脚到头给捆扎的严严实实。

         狼怪使出全力想要挣脱它的束缚却不能。自己越是想要弄断缚妖索来重获自由,反倒越是被它捆绑的越紧,继而让自己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

         现如今,狼怪完完全全地如同砧板上面的肉,除了仍由他人宰割以外,还动弹不得。它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经常到来的这一个地方栽了。

         莫有为并没有着急上前去进行仔细查看,而是等着对方完完全全地动弹不了,老实了,才迈动脚下的步子,慢悠悠地径直朝前去。

         他蹲身下来,慢条斯理道:“服气了吧!咱们是不是应该好好地算了算这一个赔偿的问题?”

         狼怪没有不认,输得心服口服。谁让自己技不如人呢?它倒是没有二话,非常爽快道:“我赔。一万元可以了吧!”

         “区区一万元,你就想把我给打发了?我实话告诉你,我这一个正门,那可是用来自东海龙王最好的紫檀木所做。还有那一个墙壁砖头,屋顶瓦片什么的,也不是凡品,可是特供给玉皇大帝盖凌霄宝殿的材料。”莫有为铁了心要黑他,于是就满嘴的跑火车和胡说八道。

         狼怪不是傻子,且能听不出他说得那一切都是借口,而最真实的目的就是要敲自己的竹杠?现在而今眼目下,自己还有能够和对方讨价还价的本钱吗?

         “你直接告诉我,到底要多少钱?”狼怪没有丝毫的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问道。

         “不多,你就赔给我一个亿吧!”莫有为突然在脑海里面想到了某人所定的一个小目标,于是就此脱口而出道。

         “没有。即便你把我给刮了,也真得没有。”狼怪对于他的狮子大张口也是快无语道。

         莫有为没有打算降低赔偿标准,而是另外有谋划道:“没有就没有吧!那么,你就签一张卖身契给我。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得给我打工一天。我叫你干什么,那么你就得去干什么。当然,不会叫你自杀之类的。”

         “成交。”狼怪之所以如此爽快,既不是为了权益的脱身之计,也不是等今后有机会再杀了对方,而在于他看到的莫有为只是区区一介凡人之体,也就是几十年的寿命。

         对于像自己这样道行过千年的狼怪来说,几十年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罢了。既然对方能够轻而易举的降服他,那么也未可知就不是一个自己的大际遇呢?这留下来权且看一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