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2835194670"><tr id="49216"><hr id="3647819205"><figcaption id="VYHSCRJMT"><menu id="kaojywxv"></menu></figcaption></hr></tr></t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8章 九出十三归
        次日上午,土地带着一个施工队,以及一批建筑材料是如约而至。莫有为和他简短的寒暄了一番之后,是才让他们开工。在钱庄修葺的这一段阶段内,自己,林若曦和黑炭是要求住进土地的家中。

         为此,土地即便心不甘,情不愿,也只好被迫应允了。他要想把他们三个尽快赶出自家去的唯一办法就是日以继夜的开工,继而好早日竣工。

         莫有为深感,自己对土地神的土木工程专业质疑就是多余。无论是修桥铺路,还是建房等等,都不会少了奠基仪式。至于目的,无非就是在有意的知会一方土地,并且祈求平安。

         莫有为没有留下来监工,也没有安排林若曦或者黑炭监工。他料定了土地不敢偷工减料。于是,自己领着他们两个离开了钱庄的施工现场,继而去城边村内寻蛤蟆精刀疤。

         莫有为领着他们没有在街面上如同无头苍蝇一样的乱转,而是直接奔着刀疤的地下赌场去了。他坚信,对方每一日都肯定会来那里露面,毕竟必要的巡视是绝对不能少。

         他们三个走在一条通往地下赌场必经之路的宽巷子中段之际,恰巧迎头就遇到了刀疤也领着两个打手是朝外面走。

         莫有为不用通过自己的双眼定睛一看,也当即就认出了走在最前面的那个脸上有一条如同蜈蚣般形状刀疤之人,便十有八九就是蛤蟆精。至于他身后的那两名手下,即便不是妖怪,也不会是什么好人。

         莫有为没有提前让道,反倒是驻足下来,开门见山道:“刀疤,欠我的钱,是不是该还了?”

         随即,蛤蟆精也停下了脚步,冷冷地瞧着,不屑一顾道:“小子,你谁啊?混哪里的?我可不记得自己欠你的钱。”

         “在这之前,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叫莫有为,是钱庄的新主人。”莫有为把双手反剪在身后背着,不急不慢道:“既然你的记性不太好,那么我就好心提醒你一下。小狐狸,把他当初亲自签下的契约书拿出来给其过目。”

         林若曦应了一个“好”字之后,是才用双手展开了早就准备好的那一张卷着的契约书,并且把有字的那面朝着蛤蟆精刀疤。

         “即便是有这么一档子事情,也是过去的事情了。要钱没有,拳头倒是有。”蛤蟆精刀疤冷笑了一下道:“给我上。”

         话音一落,站在他身后的那两名打手,一左一右的穿过老大的两旁是直接奔着他们就去了。还未等到他们来到莫有为的跟前,就被动作迅捷得如同闪电一样的黑炭给撂倒在地。

         为此,蛤蟆精刀疤一眼就瞧出了出手的黑炭绝对不会是凡人,毕竟凡人不会有如此快,狠,准的身手。

         他强烈意识到当下的形势不如对手,于是就显露出了真流氓,假仗义的本性,完全不管不顾自己那两个手下的死活了。

         自己一心要想化作一阵风逃走,却刚腾空而起就被缚妖索给从头到脚的牢牢捆绑住,致使重重地从半空得以摔下,躺在了宽巷子的地面上。

         “跑,你再跑一个给我看看。”莫有为重新迈动脚下的步子,徐徐地径直上前道。

         “不就是要钱嘛!又何必伤和气呢!我当初所借的一百万,还你便是了。”蛤蟆精刀疤的态度是三百六十度的大变,笑嘻嘻地讨好道。

         莫有为走到了他的面前是才停下脚步,慢条斯理道:“一百万?你恐怕是算错了吧!利息可是九出十三归。从你拿到钱的那日算起的三个月之后,你连本带利的应该还给我一百三十万才对。

         到期之后,你非但没有还钱,而且还伙同贼子把抵押物蛤蟆油给抢回去了。这减去三个月的时间,你还逾期了一十八个月,前前后后加在一起就是二十一个月,900000*1.13^21=11718980.256724。

         除此之外,滞纳金等一干费用,便宜给你算了。咱们就凑一个整数1200万元。别说什么没钱还之类的废话。我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听这话,而是为了钱。”

         “你也太黑了吧!何况我也真没有那么多现金啊!”蛤蟆精刀疤当然对此表示了一种极大的不认可道。

         “黑?我有你这种开地下赌场的黑吗?这相比之下,我倒是觉得自己像是大慈大悲的菩萨了。咱们之间的账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白纸黑字。何况我还没有和你计较前嫌。

         我当前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还钱,1200万元是一分都不能少,而另一则就是由我这名手下刨开你的肚子取出内丹来抵债。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想好了再回答我。”莫有为没有拐弯抹角,很是干脆利落道。

         蛤蟆精刀疤自是清楚他没有和自己开玩笑,于是绝对不会傻到去选择后者道:“我们折中一下可以吗?我用蛤蟆油抵两百万现金,而余下的部分,我支付一千万现金给你如何?”

         “你可是垄断了这里的地下赌场,区区一千两百万都拿不出来吗?”莫有为直接既没有表示同意,也没有表示反对,随口一问道。

         “你们又不是不清楚,这里可是七环路外的城边村,而住得都是清一色的穷人。来我这里赌钱的人当中的主力军,无非就是这一带附近的农民工之流。他们的口袋里面能有几个钱?”蛤蟆精刀疤倒也没有说谎道。

         “既然如此,我同意你提出的这一个还钱方案。不过,你当前就得付清。若是不然,可就休怪我替你做一回主,直接刨开你的肚皮取走内丹了。”莫有为面无苟笑道。

         蛤蟆精刀疤除了只有点头称是的份儿之外,再无二话。自己即便想赖账,也没有赖账的本钱。

         谁让他根本打不过对方呢?

         莫有为从他身上收回了缚妖索之后,一行人押着他返回住所去拿蛤蟆油和现金。双方清点清楚之后,是才一手交契约书,一手交价值二百万元的蛤蟆油和一千万的现金,继而算是彼此两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