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2835194670"><tr id="49216"><hr id="3647819205"><figcaption id="VYHSCRJMT"><menu id="kaojywxv"></menu></figcaption></hr></tr></t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4章 双赢(下)
        黑炭从钱庄金库内取钱归来之后,先是把金库的长钥匙交还给了莫有为,然后遵循对方的示意,接着把百元一叠的钞票一叠接着一叠的从所装的手提包内取出,并放在自己那一张镂空花雕的实木圆凳上面。

         这整整九十万元的现金摆在普通人的面前,不但足够震撼其人心,而且还完全可以左右其决定。毕竟,数字的空洞概念可比不过最为直观的切身感受。

         莫有为之所以这么做,便是深深地懂得,人在钱的面前,往往都很脆弱。要不然,就不会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说了。

         他从圆桌上面拿起针锥递送到赵甜甜的手中,指示道:“滴下一滴你自己的血在契约书的右下角签名空白处即可。”

         赵甜甜拿着针锥在手中好生的端详了一番。自己对于不是让她签字和按手印的方式颇为诧异的问道:“真得需要刺破我的手指吗?”

         “这是务必需要你亲自做的事情,以此来表明你借钱的决心。若是你觉得自己办不到,那就当我们先前所说的那一切都是露水之说,一笔勾销,算不得数了。”莫有为如实说道。

         “你们这里果然与众不同。难道,你就不担心我到时候会赖账不还,而你又没法去法院起诉我吗?”赵甜甜突然会心一笑道。

         “我们钱庄自有一套收钱的方式。无论谁欠了我的钱,都得还。完成之后,你就可以带着这里的九十万现金离开了。”莫有为没有一星半点的苟笑浮现于脸上,郑重其事道。

         赵甜甜只得依照他所说那样去做。于是乎,她右手握着针锥,经过反复几次,最终得以戳破了左手食指,继而赶忙把指头上面那流出来的殷红色鲜血是滴落在了莫有为给自己指定的位置上面。

         赵甜甜刚一做完,顺势接着就把左手食指含在了嘴巴里面,试图进行一个必要的止血。自己右手上面拿着的针锥也放回到了桌面上去。

         “好了,谢谢惠顾。那些钱都是你的了。若是今后还有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来找我。”莫有为一边把契约书卷好,一边徐徐地说道。

         赵甜甜把手指从口中取出,继而朝向他深深九十度的鞠了一躬道:“实在是太感谢你了。你帮了我的大忙。”

         莫有为对她什么都没有再说,而是把两眼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正在贪吃的小狐狸身上。自己用卷好的那一张契约书轻轻地敲击了一下她的天灵盖道:“拿去存档。”

         林若曦这才放下手内的筷子,高高地撅起小嘴,一手抚摸着被对方敲击过的地方,另一手把卷好的契约书得以拿了过手。自己屁股一离开圆凳子,侧转了身体就撒腿开跑。

         而赵甜甜把圆凳上面那一堆叠成小山的钱连数一下都没有,完全信任钱庄不会少了自己一张百元钞票。她给九十万现金重新装进了手提包,双手非常费力的提起,甚至带有步履阑珊的告辞离开了。

         这时候,去而复返的林若曦,会同莫有为和黑炭一并围坐在圆桌面前。黑炭吃过了两口菜,心有疑虑的问道:“庄主,我们就这样借钱给那一个女人不会不妥当吧?”

         “没有不妥当的地方。她经营的好,我们每月可收取十万的利息钱。反之,我们也能够毫无压力的连本带利给收回来。这个世界上面没有无用之人,而只有无能之人。

         世界上可是有不少人都望穿秋水和心甘情愿的花大价钱等着进行器官移植。眼角膜是钱,肾脏是钱,肝脏也是钱......只要是人体器官,应该都能够卖钱。这把一个人直接拆散了来卖,随随便便也能够有上百万元。

         哪怕不那么残忍,也还可以先给其多买几份人身意外保险,继而过上两年再把其逼死也好,直接弄死也罢。再不然,就是整出任一的意外死。

         在圈养着的时间段里面,还可以把其卖到黑渔船,黑煤窑,黑矿山,黑作坊等等里面去当奴隶,干苦力赚钱。再不然,我们就直接把其整个人转卖到东南亚去。

         何况这一个叫赵甜甜的凡人,还是一个精通厨艺,美丽,年轻的女人,那就更加不用担忧什么了。”莫有为早就在脑子里面计算得清清楚楚道。

         黑炭倒吸了一口凉气,面色凝重道:“过去,我以为自己算狠角色。现如今,我和庄主一比,那么简直就是小巫比大巫。你这样做,是不是也太狠了那么一点?”

         “我狠吗?我怎么不觉得。前来我们这里借钱的人都应该想到了,若是还不出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毕竟是人人皆知的一般性常识。

         再说,这借钱之初,我可是说得清清楚楚,并没有半句诓骗之言,以及各种暴力胁迫,那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何况我是开钱庄,又不是开善堂。

         若是个个借完钱到期都给我说,没钱还,那么我们是不是就算了?恐怕到时候,我们又会重新回到过去这里那一种破败不堪,连饭都吃不起的日子。”莫有为有一说一道。

         “属下不是那个意思。庄主让我怎么做,那么我就怎么做,绝无二话。即便是取其性命,也会照办。”黑炭当然明白什么叫做天作孽,犹可恕,而自作孽,不可活。再者,他们都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

         “放心,若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会出此下策的用狠招来取人性命。毕竟,做非常的生意,那么就得用上非常的手段。若是不然,就老老实实地做正行。”莫有为只是把先前的话接着往下的顺口一说道。

         他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又继续道:“平心而论,我还是希望赵甜甜经营得法,致使生意越来越红火。这样一来,我们不但能够从放贷出去的本金当中赚到利息钱,而且还有长期的各种美食可享用。本就是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好了,不说了,我们吃饭。要不然,都被小狐狸给咱们吃光了。”